首页头条资讯 互联网 正文

隐身在支付宝背后的神秘公司

1个月前 ( 10-20 ) 61 0条评论
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友投稿或采集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将及时删除。 另也欢迎广大网友投稿发文!


隐身在支付宝背后的神秘公司

依托支付宝,朗新得以纵深生长。胡晓明说,“蚂蚁要坚定管好自己的手,未来围绕支付宝平台,会有一百家以上的上市公司诞生。”

撰文 | 蓝洞商业 郭朝飞

如无意外,今年年底前蚂蚁集团将完成“A+H”同步上市。

蚂蚁集团由支付宝发展而来,目前支付宝仍是蚂蚁的主要业务之一,而生活缴费则是支付宝中活跃度很高的服务。数据显示,其服务缴费用户超3亿,日活用户超千万。

当年,马做支付宝也与缴费有关。

蚂蚁集团副总裁纪纲回忆,2009年阿里十周年时,他第一次听马云讲做支付宝的初心。一次,马云去银行办事,发现一个老太太为了缴15块钱的水电费,足足等了两个小时。这对马云触动很大,他希望能够用技术实现金融普惠,普通人也能变成银行VIP客户,水、电、燃气等缴费可以不排队。

后来,马云的想法一一实现。

但鲜为人知的是,支付宝的生活缴费背后有一家名为朗新科技的公司,提供全方位的技术、服务与运营支撑。也就是支付宝在前端提供流量入口,朗新在后端负责具体的缴费与打通。

朗新科技集团副总裁、邦道科技CEO翁朝伟告诉「蓝洞商业」,2013年支付宝与朗新开始业务合作,第二年蚂蚁投资了朗新,此后双方又合资创立邦道科技,专门处理支付宝的生活缴费业务。

2017年8月,朗新科技在创业板上市,目前蚂蚁集团持股17.6%,为第二大股东。朗新科技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8.58亿元,同比增长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8,689.11万元,同比增长275%。

“朗新在投资上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好的回报,可能不是赚钱最多的企业,但是是赚钱倍数最多的企业之一。”纪纲在蚂蚁负责投资,他称朗新是第一家与蚂蚁做合资公司的企业,也是第一家蚂蚁持续投资的企业。

面对产业互联网的公共服务领域,朗新科技在生活缴费的基础上,正拓展包括数字城市、智慧社区、智慧交通在内的民生服务,以及以停车、充电为代表产品的车主服务。今年3月,支付宝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聚焦服务业数字化。蚂蚁集团CEO胡晓明说,数字生活新服务将是下一个十年最大的互联网红利。

隐身在支付宝背后的朗新开始走向台前。

最快的一次投资

朗新科技并不是一家年轻的公司,甚至比阿里、蚂蚁出现得还要早。

其可以追溯到1996年,早期主要是面向电力、电信等行业,在B端做项目规划、开发、实施等,是一家传统的软件信息公司。

从消费互联网跨入产业互联网时代,朗新开始思考自己能做什么?

隐身在支付宝背后的神秘公司

国内传统的软件公司面临一个尴尬的现实:软件交付是公司的最终目的,因此关注的重点是如何让B端或G端的客户对软件功能满意,这就不可避免地需要紧盯客户的CAPEX(资本性支出)和OPEX(管理支出),虽然通过软件工具为客户在效率提升、流程简化、工作便捷等方面形成“助力”,但始终是交易的“工具”,无法参与客户的业务运营。

同时,朗新面对的客户基本都是电力、燃气、广电等央企国企以及政府机构,会提出很多个性化定制需求,很难用标准化产品打市场,而国内客户定制开发的预算又相对较低。

“如何保持持续增长,应该往哪里去?当时我们内部有很多讨论与思考。”翁朝伟回忆。

此时,支付宝也在行业中寻找合作伙伴,一起做水、电、燃气的缴费。

朗新科技集团董事长徐长军坚定看好产业互联网的前景,起初并不完全清楚能给朗新带来什么,但选择“积极地拥抱了阿里与支付宝”。发挥自己服务大B、大G客户的能力,与C端的用户流量运营结合,激发创造新的价值。

2013年,朗新开始与支付宝合作生活缴费。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策,支付宝也找过很多公司。

翁朝伟以电力互联网缴费为例,从项目的角度看,以前他们卖软件,一个省份一次性收入在80万~100万元。和支付宝一起做,通过技术及运营服务分成,一开始一年一个省的收入可能只有几千块。第一年,朗新投入了上千万元,收益只有不到8万元。

“如果对未来没有一个长期坚定的信心,实际上是很难去做的。”翁朝伟接受「蓝洞商业」采访时说,给他们信心的是用户端数据的变化,第二年就有了10倍以上的增长,到2015年达到1000万的用户规模。

随着合作的深入,双方觉得还应该有资本合作业务等方面的打通就会更方便。蚂蚁业务方帮助对接了蚂蚁投资部门,最后拍板的人是时任蚂蚁集团总裁的井贤栋,如今井已经是董事长。

让翁朝伟印象深刻的是,井贤栋温文尔雅,与徐长军聊了一个多小时,俩人感觉很投缘,各自介绍了公司的文化、背景以及对业务的理解,最后井贤栋确定蚂蚁投资朗新。据说,这是当时蚂蚁决策最快的一次投资。

与支付宝的合作中,朗新更坚定了自己的业务路径,即B2B2C的业务模式。其中有两步,第一步是利用技术、产品和服务,持续且深度地赋能客户,让客户对产品满意;第二步则是让客户通过朗新的平台产品、并与客户一道,提升目标受众的用户体验和活跃度。

朗新在平台开发之外,参与到客户的数字化运营中来,以一个参与者的身份,与客户一道创造既有价值之上的新价值,并分享新价值。在这一模式中,原来的甲乙方博弈关系,变成了多角色的伙伴型共赢关系。

比如电网、水务、燃气公司,此前一部分成本支付给银行或第三方的代收机构,朗新与支付宝联合搭建的生活缴费频道,降低了水电燃机构的运营成本,同时用户缴费也更方便,几方形成了一种伙伴型关系。

最好的入口

在B2B2C的业务模式下,随着产业互联网与数字化的浪潮,朗新进入更多行业。

在智慧社区领域,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朗新科技推出智慧停车预警通,依靠预先设置车辆信息和分析车主行车行为,对进出社区的车辆进行智能化预警分析,重点跟踪精准防控。其用人工智能取代了高频次的人力需求,还降低了因当面接触而可能产生的风险。

在车主服务领域,由朗新科技负责运营的支付宝蚂蚁充电,一方面其与国内主要的车桩运营商国家电网紧密合作,协助B端实现场景渗透;另一方面凭借自营的新能源汽车聚合充电平台——新电途,实现面向C端多元服务的体验闭环,目前已接入超过15万个长尾车桩。朗新通过其B2B2C模式,逐渐实现车桩企业平台建设、车桩运营、车主服务的全流程运营。

在翁朝伟看来,面对产业互联网与数字化转型,朗新主要积累了两大核心能力。

一是数字化运营能力,朗新在多个商业场景中接触、理解用户,可以用数据智能带动数字化应用,让合作伙伴更懂用户。比如在电力领域,随着国家电网全面推进“网上国网”工程,各省掌电APP上线后全面启动运营推广工作,朗新科技基于长期的电网合作能力沉淀,一面帮助电力公司全面实现用户洞察、挖掘持续价值,一面协助电网销售电力资源、输送直接价值等。目前,朗新已支撑了全国十余家省电力公司的“网上国网”APP运营项目。

二是数字底座,与当前流行的数据中台相比,数字底座是一种更偏业务层面的数字能力,比如对业务模块、组建的沉淀,也可以称为业务中台。

比如疫情影响下,一定程度上出行领域的数字化变革正在加速推进,用户习惯和需求的变化,正在驱动城市交通的各个要素的进化。朗新科技与支付宝为上海申通地铁开发及运营的Metro大都会APP,为用户提供一码通行、先享后付、秒级过闸等便捷服务,并实现全国13个核心城市的地铁或公交的互联互通。

隐身在支付宝背后的神秘公司

大都会APP

其中,支付宝主要提供一些基础框架与底层能力,包括用户入口的一些能力,具体的能力如何输出、怎么架构,包括如何经营用户,则是由朗新来做的。

上海轨道交通信息管理中心主任金涛说,“长三角互联互通工作过程中的技术实现与保障工作主要由朗新旗下的邦道科技承担,未来我们希望将与邦道科技在长三角合作的经验输出到华北、华南、西南等更多地区”。

数字城市、智慧社区、智慧交通等都是不小的领域,朗新的边界在哪里?

朗新的逻辑是,进入数字世界最好的入口是城市,很多数字化转型会优先在城市发生,朗新的业务导向和行业输入更多的会在城市展开。从行业的角度来看,并没有绝对的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某一个领域有大量C端用户,可以通过服务B端抵达C端,就会有空间。笼统说,政府、机构、企业都可能涉足,去提供数字化能力。

面对巨头

眼下,阿里、腾讯等巨头均转向产业互联网,声称要帮助各行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朗新如何面对巨头?

“随着巨头的加入,感受是确实机会变多了。巨头基本是自上而下的打法,做了很多推动,整个产业界的热度变高了。”翁朝伟认为,巨头也都要依赖整个生态的合作伙伴做事情,与巨头合作的机会也在增多。

合作大于竞争的原因在于,巨头与朗新的路径不同。做产业互联网,巨头是在服务C端的过程中,逐渐积累、沉淀各种能力,从C到B。朗新的先天基因就是To B,而且偏向央企国企这样的大B、大G。巨头更多的是做开放平台的方式,朗新对行业理解更深,可以提供贴身的服务能力。

翁朝伟举例,目前都在讲要做商业操作系统,巨头更偏向底层,朗新实际上更注重的是业务层面的操作系统,会纵向把一个场景、一个业务做透,去慢慢积累。

比如跟政府合作,做智慧城市、城市大脑,朗新会与当地政府启动一个运营公司,不会建设一个智慧城市大脑的系统就走,会落地生根地去做持续运营,提升效率,通过运营探索新增价值并分享。

朗新在无锡开发运营的超级城市APP“灵锡”,采用数据驱动的主动服务模式,打造数据智能闭环,构建统一的数字市民身份、统一的互联网服务平台、统一的公共服务大数据库,涵盖城市智能、数字市民、全域预约、政务办事、城事资讯、交通出行、便民缴费、城事生活、学在无锡等9大特色服务、超300项便民服务场景,并全面与阿里系产品实现对接;朗新为福州市晋安区定制开发的“晋我家”APP,基于支付宝小程序平台功能,实现对全区114个行政村、80多个社区的纳入。

面对政府与企业,朗新逐渐形成一套自己的打法。

在G端,朗新有一个《合作指南》,从经济发展、人口、产业、信用等不同维度去评价、考察是否要与当地合作。一般,合作至少三五年才能看到效果,《合作指南》中也包括具体不同业务该如何开展等内容。

B端,一方面,与大互联网平台合作,比如蚂蚁,针对行业共建一个开放平台;另一方面,根据行业自己提出一套具体的解决方案。这背后还是B2B2C的思路,大互联网平台具备基础能力,可以吸引用户,朗新自己的解决方案深入行业。

比如在智慧社区领域,朗新旗下的云筑智联为合作的物企提供一站式的服务平台,在支付宝和钉钉端提供物业收费、物业缴费、报事报修、能耗管理等功能。同时,朗新云筑与很多智能硬件做集成,可以在同一个系统后台同时对物业日常工作及小区出入口进行统一管理,提升了物管企业的效率,降低信息化投入成本,提升整体收益。

依托支付宝,朗新得以纵深生长。胡晓明说,“蚂蚁要坚定管好自己的手,未来围绕支付宝平台,会有一百家以上的上市公司诞生。”也正是与朗新合作,支付宝能够更好地服务C端的数字生活。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本文作者:786787893798 网址:http://www.yuneu.com/post/60.html发布于 1个月前 ( 10-20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61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