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正文

看月亮

来源:陇东报-掌中庆阳

怎么说呢,有时候大人的好奇心永远赶不上孩子。论追根问底,还是孩子更有趣。

我要说我的孙子武六七。

四岁刚过的孩子,有时候发起疑问,就能把人问住。有时候呢,为他释疑,能把你折腾个一时半会或者许多天。

比如他背诵古诗。

谁知道他从啥时候起,兴趣爱好由痴迷小汽车转移到了一项新内容——背诵古诗。幼儿园第一学年结束的那一天,他半藏半露地提回了一幅奖状。他来我家,一跳进门,边蹲在门口换拖鞋边摇着小白手告诉我,说爷爷我给你说个悄悄话。随后他脸蛋上掠过一丝害羞,又按捺不住开心,两手卷成喇叭形,在我耳门上说,我得奖了,是背诵古诗奖。他又流露出些许自豪,微微歪一下头,说全班就我一个人得这个奖。

多么愉快的一次初见。我没有立即让孩子背诗。不需要验证,孩子玩兴正浓,常常蹦跶出几句古诗文,我是经见过的。孩子呢,也没有刻意要给老伴和我演示他的功底的意思,哧溜溜一气儿跑,抓起近处的小汽车模型,鼓捣起来了。

我家的主卧向南,床靠着窗户。晚间刚刚躺床上,我的孙子在没有任何人提示的情况下,说我背《静夜思》呀,你们注意听。嗨,他真的背诗了嘛,还挺熟练。

我在四楼住,以为他看见了窗外的月亮,由睹物联想到贴切的诗。但是往外瞅,黑锅底一样的天,就像个无底洞远去,不见月亮,也不见月色。回头看,他正瞄天板呢。

我问他,静夜思是什么意思呢,李白是什么意思呢。他摇了摇头,说不知道。这我可以理解,娃儿真的不晓得呢,老师是先灌耳音,家里人偶尔给读唐诗,也只是给他打发时间,谁曾想,慢慢地他给记下了。这孩子爱提问题,就接过我的话,问静夜思到底是啥意思,李白是怎么个情况。我就给释了意,讲了人。

他侧头看外面,外面更黑,一两颗星星,也不甚明亮。他要看出来的月亮。时正古历月初,不要说初夜没有月亮,天明也不会有。我们都是看不见月亮的。我给解释了一番,他基本不明白,反倒更糊涂。他转而问李白,说月亮暂时出不来,让李白出来。我说李白虽然是诗仙,拿起笔无所不能,能把诗写到神仙境地,也是出不来了,因为他在唐朝就去世了。他又问,在哪里还可以见到李白,乍一下,将我难住了。想了想对他说,你能在他留下的一千多首诗里看见他。

又过几日,又是睡前,孩子又是背静夜思唐李白,我下意识看天,天不怎么黑也不怎么白,是要出月亮了。我就抱了孩子来到阳台,指向东边,说今晚你可以看见李白的月亮。

月亮真的来了。来了的这个月亮不是整个儿,不是多半个,也不是少半个,而是一个弯弯的月牙儿,是黄黄的那种。孙子从我怀里一挺身,就像揣着的一个小兔子的挣脱。他小短胳膊指说,爷爷月亮一个角挂在楼顶上了,像小猴子在树枝上玩耍。他又说爷爷,是谁拿彩笔给月亮涂上黄颜色了呢。这一次,月亮把孩儿看得稀奇了呢。

十六的夜晚,刻意没有让孩子早睡,专门看月亮。月亮还从那个楼顶攀上时,孩子正坐在阳台的小板凳上,面向东方。跃上楼顶的月亮,很大,很圆,很明亮。孩子偶尔跟着我也是盘和田玉的,他说月亮真像羊脂玉做的,他说李白的和田玉月亮真圆,真好看。我说今晚月亮对着景,你可以像朗诵者那样,一字一顿地朗诵李白的《静夜思》了。他眨眨双眼皮,慢慢地说今晚就不诵读了,主要看月亮。小家伙居然使用了两个不常用的词“诵读”和“主要”。

看月亮要趁早。看亮清的月亮当然要去室外和登高。西峰的夏夜,夜风习习,温暖而饱含凉意。我和老伴一人一手,把孩子牵在中间,在已宁静的街上走,走向没有树头、没有楼房遮挡的开阔地,走向城市的高处。白亮的月亮在几颗远星陪伴下,于我们头顶旋转,旋转,青融融的月光,撒得我们满身都是碎银。银子铺遍身前身后的路,惹得孩子不停地用力抬腿,用力踏脚,希冀溅起平在地面的月光,但是哪里能够呢。就又看见了我们自己的影子。影子在身后,是活动的,正好满足了他的好动。他像灯影戏里面的皮影那样表演起来。他正对着月亮。月光是柔和的,不像阳光那么刺眼,他举手,投足,一会儿扮猴子,一会儿扮熊,一会儿扮作指挥汽车交通的警察。大凡一举一动,他都要我们说出是什么像什么。他还看出来了月亮上面的图形,身高的那个我说是嫦娥,身小的那个我说是玉兔,他却说身高的是航天员,身小的是机器人,要么是他爱玩的山地车。他一气乱联系,不断地嘎嘎笑以后,就是连珠炮似的提问。我难以招架,就又引回李白的静夜思话题。他说他举头望的是高月亮,踏的是地上假霜。他说月亮是冷的,下下来的霜也像雨那么凉快。他又问故乡是啥。我说故乡是一个人出生的那个地方。就像我们一家人,故乡不一样,我的故乡在灵台。你爹是我儿子,你爹的故乡在这里。你的故乡也在这里。你奶奶的故乡不在灵台,也不在这里,在湖南的双峰。我说,人不敢忘了故乡。

这又像以前,是很绕的话题。孩子关心不了那么多,关注度也不会持久。我们就择地而坐,仍然看月亮。月亮的光度甚好,纯纯的一个白圆,依然调整好角度,普照天下。月亮下面,居多的物什,披一袭白纱,朦朦胧胧,又像薄雾,丝丝缕缕。

本文来自【陇东报-掌中庆阳】,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

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友投稿或采集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将及时删除。 另也欢迎广大网友投稿发文!

相关文章:

  • 撒贝宁夫妇同框秀恩爱!两人深夜在酒馆对酌,妻子李白金发碧眼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