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正文

临产的等待

#你好,新生命#我的整个孕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度过的,前两个月在公司上班,后因为公司正好换了新位置,新位置又是刚装修过的,为了胎宝宝的健康,所以申请的在家办公。

我的整个孕期身体都挺健康,没有什么感冒贫血孕酮低等问题,唯独折腾我的是宝宝40周以后的几天。

预产期是8.18号,8.17的凌晨疑似破水,到了医院检查后说不是破水,让回家再观察观察。8.18号那天晚上,自己已经睡熟了,一直感觉自己在做梦,梦里自己吃坏肚子了,一阵一阵的疼,就慢慢醒了,去厕所又没有便意,回头又睡却怎么也睡不着,过一会儿疼一下,直到白天还是这样的节奏,先大概十几二十分钟一次疼,但是痛的又不是很规律,刚开始只是腹痛,像吃坏肚子那样,再后来疼的时候伴随腰疼,再到后来腰疼比腹痛还要厉害,当时以为过了一天再看看,是不是会轻些,因为已经到了晚上,就不想到医院跑了。后来查了网才知道原来这可能就是不规律的产前阵痛。所以第二天就又去医院,医生做了胎心监测,测了阵痛频率,说现在是十几分钟一次,还不到住院标准,让我4.5分钟阵痛一次的时候再安排住院。当时心里很不舒服,明明已经阵痛了,为什么不收我,后来听说是省妇幼的床位8月份太紧张了,所以只收情况紧急的产妇。我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一个破水的产妇,4个父母陪着扶着产妇来到医院,到处找医生。后来听护士说破水了赶紧安排住院(破水之后医生会观察羊水情况,没有污染就可以打催产针顺产,有污染就要尽快剖腹产,这是我后来知道的)。

我在家又熬过了一天,在家开始计算阵痛频率,晚上根本无法入睡,腰疼渐渐比腹痛还让我难受,疼起来腰部一点力气都没有,终于到了8.20号下午疼得频率快了些,大概六七分钟一次,家人就赶紧把我送到医院了,医生又监护了大概半个小时,但是让人可气的是监测的时候又变成十分钟左右一次疼了,医生又想赶我走,我就哀求到我已经跑了两次医院了,这次就把我收了吧。后来医生看了产检记录,勉强让我住院了,从8.21号凌晨算起。

住进医院,没有床位,省妇幼的待产的人很多,每天都有近百名婴儿出生,我被安排在楼道的一张活动床上,旁边只有一张家属椅子。住院办理手续是老公在办,我就被安排做住院前的检查,我记得当时抽了好几管的血,大概有八管子吧。然后等结果出来了才安排了床位。总算到医院了,心里安心多了。可是阵痛依然存在,又是一晚不眠夜,老公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打着瞌睡,我一会儿就腰疼的受不了,他也被我折腾的一会儿给我按摩一下腰,有时按着按着他都睡着了。我也心疼他,索性就不打扰他了,忍着捱过了一夜。

8.21号中午终于有了房间里的床位,开始定时吸氧,做胎心监护,医生查房,我也到处走动帮助胎宝尽快出生,可是这天出奇的阵痛频率又延长了,竟然15分钟痛一次,宫口也没有开的迹象,那天晚上又是一夜没睡,把床摇的倾斜角度都有五六十度才勉强觉得舒服些,就是这样半坐着睡觉的,偶尔睡着一小下,腰又痛的没力气,老公还是默默的帮我按摩着。到了8.22号查房,宫口还是没开,医生说如果今天晚上还没开就让我回家待产,那时感觉自己好尴尬,竟要被医生赶走了…那天晚上又是疼痛的一夜,截止到那天我已经又四天晚上没有睡好觉了,我整个人的精神都有点崩溃了,但是到那时候我都没想过要剖,我想起了前段时间看的新闻,一个孕妇因为疼多次给家人说要剖可是家人不同意签字,结果直接跳楼了。我瞬间觉得我完全可以理解她的做法,不过我也在给自己做心里提示,总有一死,既然跳楼都不怕了,就索性疼死算了,就完全没有理会疼的感受了。结果后来出奇的睡着了,还是半夜医生查房把我叫醒的,查了宫口竟然神奇的开了,虽然是半指,但是总算有希望了。8.23号下午开到两指就进产房了。

产房里真的什么样的孕妇都有,有的疼的大叫,也是才开两指,有的产前大出血,整个床单都染红了,太恐怖了,当然大部分都安静的等待,我已经做好准备要打无痛针了,可是医生刚开了绿色通道,我就破水了,医生一看羊水就说羊水三级污染,必须要进行剖腹产,赶紧叫家属,当时人都有点懵,本来是排斥剖腹产的,可是医生说情况紧急,如果等顺产估计还要四五个小时,到时小孩有吸入胎粪窒息的风险,还有可能出生就得进行肺炎治疗,算了,索性就剖了。老公后来说他签字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的,生怕手术过程有风险,比如羊水栓塞。但是没办法,这是唯一的途径。

推进手术室,医生就把身上插上各种仪器,让卧成虾米状,然后朝脊柱打麻药,这个是部分麻药,头脑是清醒的,但是肚子以下没有知觉。后来医生开始手术的时候我也没感觉疼,就是像平时有人用手在按你的肚子上的肉那种感觉,没有疼,只是有点别扭。期间有护士监测血压心跳之类的,我还听到他们说我的腹壁脂肪厚[黑线]…不过手术很快就做完了,宝宝哭出声音来了,听到哭声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可能觉得很正常,后来他们给宝宝整理,我就问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医生就托着宝宝给我看问我是男孩还是女孩,我扭头一看,眼前的宝宝头发好黑好长,在灯光下头顶上的胎粪有黄的有白的,把头发粘的一缕一缕的,宝宝全身是红的,一边哭一边翘着脚。我说是女孩,医生说嗯,意识很清醒!这时不禁舒了口气,我很安全的做完了手术。

而后宝宝被爸爸抱去洗胃,我转到病房了,带了止痛泵,开始了排气等待,流水饮食,插导尿管,再到慢慢恢复站立,因为有止痛泵,所以整个过程并没有痛的感觉,只有可以站立后人不太舒服,感觉喘口气都很累,五脏六腑瞬间耷拉了下来,肯定会有这种感觉的。之后开奶,恢复体力,拆线,一切按医生的流程,都还算顺利。

整个待产,我的历程真的是漫长的等待,五天五夜的阵痛,也真的磨练了我的意志,有的人其实从见红,破水到生很快,甚至首次生产3个小时可以完成,大部分两天也可以完成,像我这样的估计真的少有吧。虽然时间是漫长了些,但是见到健康的宝贝,过后也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忍一忍就过去了,生死看淡,人生瞬间也豁达了不少。

临产的等待

本站文章部分来源于网友投稿或采集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将及时删除。 另也欢迎广大网友投稿发文!

相关文章:

  • 过去鲁西南人土得掉渣的乳名,含着希望和寄托,里面是满满的乡愁
  • 孩子犯错了,不要因为年龄小而忽略教育
  • 养男孩女孩的区别
  • 生一个孩子好,还是两个好?
  • 你家宝宝怎么用隔汗巾?儿科医生说不该用,你同意吗?
  • 孩子不合群怎么办?培养孩子的社交能力,家长应该知道这些
  • 宝妈适合做什么工作?既能带娃又能赚钱的?
  • 陪伴孩子第二天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